爱豆看书 > 都市言情 > 大明从挽救嫡长孙开始 > 第378章 凿穿战术再现

第378章 凿穿战术再现(1 / 2)

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帖木儿将手中的骑兵全部派了出去,只留下五百亲卫。

两支军队在荒野上互相冲锋。

秦军人少但士气高昂,不停发出锐利的呐喊声。

受到他们的感染,后面的大食骑兵也士气大振,嘴里发出呼喊声。

手中的弯刀被挥舞着,反射出闪闪光芒。

与之相反的,帖木儿军就显得有些沉闷,只有将领时不时响起的吆喝声。

将士们的目光充满了疲惫,握兵器的手都觉得有些无力。

但临战激起的士气,依然让他们的目光充满了坚毅。

如果从天空俯瞰,就能看到两道洪流相向流动,然后‘轰’的狠狠撞击在一起。

然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。

人数更少的秦军骑兵,犹如热刀子切黄油,轻易就撕破了帖木儿军的阵型。

很多时候意志力确实能创造奇迹,然而身体却不会骗人。

尽管帖木儿军将士已经很努力的挥舞手中的兵器,但疲惫的双臂还是严重拖累了他们。

速度力道全部都无法发挥出来。

硬碰硬的结果就是被撕碎。

只是一个照面,秦军组成的锥尖,就在帖木儿军阵上凿开了一个缺口。

徐膺绪举起马槊,狠狠的砸下,对面一名敌军将领试图用弯刀阻挡。

只听‘当’的一声,弯刀被荡飞出去,马槊继续落下重重砸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“啊……”那将领惨叫一声向后倒去。

只是他的脚还在马蹬里,并没有直接掉下去,而是被马拖着继续往前跑。

徐膺绪没有再理会这个敌人,冲锋的时候,双方只有几个呼吸的照面时间。

可以说眨眼就过,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。

不管有没有击杀对方,都不可能回头去攻击第二次,因为下一名敌人已经出现在前方。

回头就意味着死亡。

唯一的办法就是冲,一直冲,拼命攻击眼前的一切敌人。

至于漏过去的敌人,就交给后面的战友去解决。

这是徐达教给他的战术,骑兵冲锋永远不要回头,直到杀光眼前的敌人。

他将这话牢牢记在了心里,将之视为圭臬。

此时他也是这么做的,不回头一直冲,一直杀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前方突然一空。

这时他才反应过来,已经杀了個对穿。

回头看了一下己方军队,只是一瞬间他就得出了一个数字,不足七千人。

这一次冲锋就有千余人的折损。

不过剩下的人脸上都充满了战意,就连大食人的骑兵都是如此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惶恐。

显然这一战,让他们找到了自信。

再去看帖木儿一方,发现他们军阵已经有些混乱,对方将领正努力的重整阵型。

徐膺绪自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,大笑道:

“兄弟们,重整阵型,随我杀过去。”

“杀。”先是他身边的人跟着呐喊。

“杀杀杀。”接着越来越多的人跟着一起呐喊。

这一刻,士气达到了巅峰。

以最快的速度,重新摆出尖锥阵型,秦军再次向着敌人军阵冲了过去。

此时帖木儿军尚未将阵型整好,只能仓促迎战。

结果自然不用多说。

秦军再次凿穿了对方的军队,而且这一次更加的轻松,付出的代价更少。

只损失了不到六百人。

与之相对应的,帖木儿军损失更加惨重,且军阵终于混乱起来。

关键是,士兵和战马的体力都出现了严重不支,这导致他们的行动更加迟缓。

徐膺绪深知乘胜追击的道理,根本就没有歇息,立即重整阵型再次冲了过去。

远处,看到这一幕的帖木儿痛苦的闭上眼睛。

败了。

他没有想到,自己两万骑兵,竟然会被对方一群乌合之众给击败。

即便到了现在,他依然看不起大食人。

秦军的战术他一看就懂,靠的就是前方的秦军,大食人只是跟在后面打顺风仗而已。

可就是这样一支军队,轻易就击败了自己的骑兵。

秦军的战斗力之强,再一次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亲王卫队的战斗力都尚且如此,那么大明军队的战斗力又该多强?

此时,帖木儿不禁为自己之前的自大感到羞愧。

竟然还想越过西域攻打大明,太可笑了。

以前他以为是西域的荒漠保护了大明,今日才知道,被保护的是自己。

若是没有西域广阔的荒漠,恐怕大明早就打过来了。

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必须尽快撤离。

在对方骑兵打扫完战场,完成休整之前,能走多远就走多远。

否则被对方骑兵缠上,自己这几万步兵只有全军覆没的下场。

现在他只希望,己方骑兵在灭亡前,能多拖一点时间,多给对方造成一点杀伤。

看着己方步兵缓慢的移动速度,他知道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了。

立即下令,除了必要的口粮其余辎重全部丢弃,务必以最快的速度离开。

其他将领自然也发现了异常,不敢耽搁立即执行这道命令。

到了这一步,就算是普通士兵也意识到情况不妙。

军队开始骚动。

还好,帖木儿毕竟是老将,及时下令约束全军,才没有演变成溃逃。

另一边,朱樉看到己方骑兵大展神威,喜上眉梢。

胜了。

他知道自己能赢,但怎么都想不到可以赢的如此轻松。

是的,轻松。

即便是前两天战况最激烈的时候,他依然没觉得有多危险。

箭矢才用了五分之一不到,开花弹更是一个都没用,怎么能叫危险呢?

至于后面两天,基本就是看戏中度过。

看着在敌军里不停穿插的己方骑兵,他不无得意的说道:

“帖木儿的反应不可谓不快,但还是慢了一步。”

“如果昨天他趁着大军还有体力,选择后撤重新安营扎寨,我们毫无办法。”

“可惜他并没有这么做,而是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击,将大军本就不足的体力消耗一空。”

“今日再想后撤,已经晚了。”

汤軏敬佩的道:“大王用兵如神,末将佩服。”

朱樉也只是稍微炫耀了一句,并没有过于沉浸在其中。

况且他虽然残暴,但贪墨部下功劳这事儿,还是做不出来的。

“此战能胜,徐膺绪居功至伟……”

“没想到他竟然掌握了凿穿之法,不愧是魏国公的传人啊。”

汤軏疑惑的道:“凿穿之法?那是什么,为何末将从未听说过?”

心情大好的朱樉,难得的为他解释了一番。

“所谓凿穿之法,是大唐骑兵最常用的战法……”

“以精锐骑兵为尖刀,撕破敌军军阵……”

“然后反复冲阵,彻底搅乱敌阵。”

“大唐初期能纵横不败,多赖此法。”

“只是随着府兵制破坏,唐军战力下降严重,此法也成了绝响。”

“没想到,今日又再次见到了。”

初唐骑兵使用的战法?汤軏不明觉厉。

虽然他不知道凿穿具体是怎么回事儿,却知道初唐军队战斗力有多恐怖。

翻开史书看看就知道了,几乎都是以少击多、以寡击众,且获得大胜。

甚至百人就敢从正面对上万敌军发起进攻,还能战而胜之。

硬生生打出了一个万国来朝。

他们使用的战法,那定然不简单。

没想到徐膺绪这小子竟然还掌握着这样的战法,藏的可真深。

不行,回头必须要狠狠敲他一笔才行。

在秦军骑兵的反复冲杀下,帖木儿骑兵军团已经彻底被打散。

徐膺绪已经杀红了眼,也不再重整阵型。

杀穿敌阵之后,聚拢一批人马上发起新一轮冲锋。

哪里人多就往哪里冲,将敌军撕的七零八碎。

看到这里,朱樉马上做出了布置:

“除了伤员全军出击,协助徐膺绪作战,记住多俘虏战马。”

随着他一声令下,车阵被打开缺口。

早已等待多时的将士们,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,向着战场冲去。

啥,步兵冲击骑兵太危险?

呵……

见到秦军步兵冲出,士气全无的帖木儿骑兵彻底崩溃,开始有人逃跑。

然而师老兵疲、战马力竭,他们根本就跑不快。

徐膺绪也发现对方出现溃逃,下令军队分散追击。

到了这会儿,大食骑兵也无需秦军引导,自己就爆发出了极强的战斗力。